用户名
密 码

 
     
 
项目名称:
您的姓名:
您的电话:
您的疑问:

 
     
 
 
 
  • aa
  • 鍟婂晩
  • ss
 
详细信息
 
 

为什么国际投资法需要一个全球性的上诉机制?

发表日期:2015-4-7 已经有780位读者读过此文

为什么国际投资法需要一个全球性的上诉机制?

Anna Joubin-Bret*


 欧盟(EU)提议在其国际投资协定(IIAs)中纳入上诉机制,以回应对投资争端仲裁庭判决不一致的疑虑及对投资者—国家仲裁合法性的批评。

 该提议并非初次提出。美国2004年起签署的IIAs中已经包含该机制,以作为对类似关切的回应。2006年,在解决投资争端国际中心(ICSID)规则的修订议程中,也讨论了该机制。1尽管有观点指出,建立上诉机制的条款仍未有定论,并且缔约国对此没有强烈意愿,一个更普遍的借口是,未来建立的多边机制优于单个条约制定的上诉机制,在多边机制中,任何IIA的缔约方均可参与。

 随着该上诉机制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其讨论不应局限于欧盟—加拿大的《全面经济与贸易协定》(CETA),或美国—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或任何单个协定。讨论要影响国际投资法,正如国际投资法影响条约一样。

 因此,全球性的讨论至关重要,由国际机构,如ICSID(上诉机制将首先对其产生影响),提供便利与支持,吸引机构成员评估建立上诉机制对投资条约的影响及其成本与益处——不仅仅选择其中一部分条约,还应包括不同时期的条约。

 该上诉机制可以借鉴国际贸易体制的经验,尤其是WTO上诉机构,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其收到了有关国家的积极反馈。法学理论不断发展,并应用于WTO条约,从而关于费用增加、上诉时间过长以及上诉机构指定成员的程序的批评逐渐平息。尽管投资法并非基于单个条约,而是成千个条约,制度安排与程序机制仍可借鉴WTO的经验。

 另外,讨论应当聚焦于建立一个适用于所有条约与缔约方的机构,而不需要对现行的条约与公约进行重大修订。这可以通过沿袭《ICSID附加便利规则》的方法来实现,或某一特定公约,如UNCITRAL20147月采纳的《投资者与国家间基于条约仲裁透明度规则》,2缔约方可自行选择加入或退出。这由ICSID2004年的一份文件中提出,该文件提议为ICSIDUNCITRAL及其它规则下的案件建立上诉机构。3上述方法有望提高一致性与连贯性。技术特性,如严格的时间限制、明确的上诉范围、上诉仲裁庭的选择——常驻或就每个案子从主席花名册中选择,正如EUCETA草案中所探讨的那样,都是良好开端。尽管挑战重重(不仅是技术上的,还包括政治上的),还是能够探寻为国际投资机制建立上诉制度的可行方法。

 显然,CETATTIP的缔约方受益于其在投资仲裁中的经验,在保留国家为公共目的进行监管的权利与责任的同时,可以看出它们观点一致,或至少在高水平的投资保护中具有共同利益。然而,此类大型条约中的双边上诉机制,不应削弱作为整体的国际仲裁协定体制的改进,也不应独立于投资条约仲裁而运作。国际投资法的进一步分裂、旧的BITs与新的自由贸易协定间分岐的扩大等风险,仍然不可忽视。

* Anna Joubin-Bret,辩护律师、巴黎Joubin-Bret顾问创始合伙人。作者感谢Steffen Hindelang, Meg Kinnear, Bart Legum和Antonio Parra的同行评审。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哥伦比亚大学及其合作者和支持者观点,Columbia FDI Perspectives (ISSN 2158-3579)是同行评审刊物。

1 Barton Legum, “Options to establish an appellate mechanism for investment disputes”, in Karl P. Sau-vant and Michael Chiswick Patterson, eds., Appeals Mechanism in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Disputes 

(New York: OUP, 2008), pp. 231- 240; see also Barton Legum, “Appellate mechanisms for investment

 arbitration: Worth a second look for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nd the proposed EU-US FTA?”, Transnational Dispute Management, vol. 11 (2014); Gabriel Bottini, “Reform of the

 investor state arbitration regime: the appeal proposal”, Transnational Dispute Management, vol. 11

 (2014; Jaemin Lee, “Introduction of an appellate review mechanism fo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disputes

 expe-cted benefits and remaining tasks”, Transnational Dispute Management, vol. 11 (2014); 

Kristina Andelic, “Why ICSID doesn't need an appellate procedure, and what to do instead”, 

Transnational Dispute Management, vol. 11 (2014); Eun Young Park, “Appellate review in investor-state arbitration”, Transnational Dispute Management, vol. 11 (2014).

2 UNCITRAL, “Draft Convention on Transparency in Treaty-Based Investor-State Arbitration”, adopted July 9, 2014, available at http://daccess-dds-ny.un.org/doc/UNDOC/GEN/V14/014/50/PDF/V1401450.pdf?OpenElement.

3 ICSID, “Possible improvements of the framework for ICSID arbitration”, ICSID Discussion Paper, 

October 22, 2004, available at https://icsid.worldbank.org/ICSID/FrontServlet?requestType=ICSIDPublicationsRH&actionVal=ViewAnnouncePDF&AnnouncementType=archive&AnnounceNo=14_1.pdf.


(南开大学国经所万淑贞翻译)




版权所有:天津市允能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南开大学在职教育信息咨询)
津ICP备12003038号-1 地址:天津卫津路94号南开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