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项目名称:
您的姓名:
您的电话:
您的疑问:

 
     
 
 
 
  • aa
  • 鍟婂晩
  • ss
 
详细信息
 
 

一个新的国际投资争端上诉机构:喜还是忧?

发表日期:2015-4-24 已经有629位读者读过此文

一个新的国际投资争端上诉机构:喜还是忧?


Joachim Karl1

 

 关于国际投资协定体制改革的争论正蓄势待发2。一个目前被广泛讨论的建议是建立一个处理投资方国家争端案例的上诉机构,使该机构能够审查一审判决结果,从而加强法律审判规程的连贯性和可预测性并完善法律保障3。然而,对于怎样建立一个这样的上诉机构以及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实现其目标,仍需更多讨论。

 一个选择是建立一个类似世贸组织规则下解决贸易争端现存机构的常驻上诉机构4。另一个选择是遵循关于宣布仲裁裁决无效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的范例,构建一个临时上诉机构。无论哪一种类型的上诉机构都应该不仅具有宣布仲裁无效的权利,还具有修正仲裁结果的权利。

 第一个选择意味建立一个新的多边体制或者WTO争端解决机制在投资国争端解决方面的发展;两种方案都因缺乏政治方面的支持而难以实现。

 第二个选择意味着该上诉机构仅在某个具体争端需要解决时才召开。与常驻机构不同,临时上诉机构的成员因案例不同而不同5。尽管不存在等级森严的组织结构,但是上诉机构的权威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得到保障6

 这样的机构可以多边构建,例如,按照最近某一期《视角》7建议的那样,对现有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的协定8或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仲裁规则进行修订;或者对双边或区域投资协定进行修订。修订现存多边协定可能会困难重重,而后者就容易多了,尤其是关于未来投资协定方面。

 对于3200多个现存的投资协定来说情况则大不相同。在1990年代中期也就是投资协定签订的全盛时代,每年大约有200个协定在洽谈协商中。在这种速度下,上诉机构与这些条款相结合至少需要16年的时间,但是考虑到当今投资协定协商过程的高度复杂性,这也许仍然是一个让人乐观的方案。最终,对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协定或者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的修订如果成功的话可能会更有效。如果不启动两个改革模式的任何一个,新国际投资协定的上诉机构的引进将始终停滞不前。

 确实,一个临时性机构的重要缺陷是其在条款解释一致性方面的有限性9,无论该机构是基于双边,区域或多边协定。由于这些裁决均不能凌驾其他裁决,不同的临时机构对相同的争端案例做出不同的裁决结果是相当有可能的,因此保持了当今仲裁实践中共同的缺陷。这种风险将既存在于对相同的投资协定的一致性解释中,也存在于来自不同协定但具有相似性的国际投资协定条款中。

 总之,与未来的国际投资协定相融合似乎是迈向投资国争端解决上诉机构的最快方式10。一个临时法庭可以重审一审判决结果因而解决了当今现存仲裁体系中批评家们主要担心的问题。然而,若想促进在国际仲裁实践中同等重要的目标一致性和可预测性,将需要一个对现存国际投资协定体制具有广泛管辖权的常驻上诉机构。

 1.Joachim Karl (joachim.karl@unctad.org)日内瓦联合国贸易发展会议投资和企业部门政策研究首席。作者对Ucheora Onwuamaegbu, Antonio Parra和August Reinisch的有益同行评审致谢。该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哥伦比亚大学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的合作者或支持者。《哥伦比亚FDI视角》(ISSN2158-3579)是一个同行评审系列。

 2.UNCTAD,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4 (Geneva: UNCTAD, 2014), p. 126.

 3.Christoph Schreuer, “Revising the system of review for investment awards”, available at

 http://www.univie.ac.at/intlaw/wordpress/pdf/99_rev_invest_awards.pdf; see also Karl P. Sauvant, ed.,

 Appeals Mechanism in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Disputes (Oxford: OUP, 2008). 

 4.WTO上诉机构能够维持、修改或颠覆法律认定和陪审员的结论;上诉机构报告,一旦被争端解决机构采用,必须为争端涉及各方接受。

 5.然而,建立仲裁员名册可以减少潜在的仲裁员数目。

 6.例如比一审更多的仲裁员或者对仲裁员具有更高的资格要求。

 7.ICSID, “Possible improvement of the framework for ICSID arbitration”, Discussion Paper, Oct. 22,

 2004, available at http://icsid.worldbank.org/ICSID/FrontServlet?reques-Type=ICSIDPublicationsRH&action

Val=ViewAnnouncePDF&AnnouncementType=archive&AnnounceNo=14_1.pdf.

 8.Anna Joubin-Bret, “Why we need a global appellate mechanism fo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law”,

 Columbia FDI Perspectives, No. [xxx], [insert date].

 9.Irene M. Te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and the ends of appellate review”, 

NYU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Politics, vol. 44 (2012), pp. 1109-1204.

 10.Christoph Schreuer, “Preliminary rulings in investment arbitration”, Transnational Dispute 

Management Journal, vol. 3 (2008).





 

(南开大学国经所刘蕊翻译)


版权所有:天津市允能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南开大学在职教育信息咨询)
津ICP备12003038号-1 地址:天津卫津路94号南开大学